Silvercrow

等着粮的死鱼
会注意不日太太lof的...

我都忘了lof发消息还有定位的。
新版本排版真的不习惯

我要赞爆花哥!!!!!!!!!!!(疯魔)

落念景安:

趁没看见再来一遍x加个滤镜:D
各部门注意这不是演习
“客官你要几分熟?”
吸吸
第一次把手机放在板子下面直接做哈哈哈
差点扑街
闭门造车x
下次你们提供豆子我做好了(再见
这群野兽我快没豆子了(再见
哈哈哈哈哈总而言之
希望我de拖延症没有让你失去对它的热情
(/ω\)手动heart明天带去√
@竹笙君

【2018扁庄扁除夕流水席/23】
是筑梦和炼金
年轻人真好,这么想着就糊了。然后浑水摸鱼的我发现指绘真是太困难了。向指绘太太们低头
我画画太差被抓起来了jpg(哭

复习了一下之后感慨万千。偷懒拿画像素的涂一个初心本命,顺手给老虚寄刀片

很久没耍yys了。今天上线打了一下阴门,然后就看到了这个场面。
umm以前没看过的表示腿控一本满足。
灯灯她真美hshs(打)

拿阿庄来试一试的表情练习x
ooc注意!
p2为表格,水印有点麻烦我就去掉了。有需自取/
看了看自己摸的鱼。感觉自己也就是只老咸鱼了(。)哭泣。

一辆糖车(。

新手上路,cp庄扁,注意避雷!!
这是车↓↓↓↓↓
我是车

默默为tag注入活力(咦)
私设没码完……不过大概就是黑道老大庄庄和小护士(划掉)私人医生鹊鹊这样的设定。然后扁鹊是代号秦缓是原名并且现在只有庄庄叫x这样的x
分割掉的碎碎念那边的天使也玩撸否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艾特……并且我逆了天使的cp(抹泪)
顺便一提想扩列x真心的想扩一堆子休/鹊鹊厨一起来痴汉嘿嘿嘿x有人咱就甩qq号来深交啊!!

毒→鱼,接着就变成了鱼鹊(。)
花吐症。ooc。第一次写这么长还这么小学生文笔x
ok?↓

神医最近大概是病了。
说来也奇怪,这病发作只是在那人跟前才会。但凡扁鹊想同他交谈时,还未轻吐一个音节,他就发现有什么东西在喉间堆积着,接着就一发不可收拾地增加着,近乎要涌入口腔。此时扁鹊只好在处于半梦半醒的庄周发现自己的异样前躲在一旁的树下,待他张口时,落下了五六朵淡蓝色的花朵与零星花瓣,似乎还残存着些许自己的体温。
神医为此有些惊讶。自己虽算不上已览世间所有医书的贤仁医者,但行医经验也算是绰绰有余。自己现在得的这个病的症状在自己的眼里,解决似乎是有点无从入手,但是诱因在心中确是明晰了一二。
或许,或许是……?
神医并不是很想继续思考下去。
人们或许早已忘记了扁鹊的名字,只记得一位医术高超待人亲切的神医扁鹊。常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扁鹊也将师傅视为自己重要的亲人。谁知命运弄人,被自己视为亲人的师傅对扁鹊狠下毒手,险些丧命的他心灰意冷。自然也就失去了对别人的信任。只不过,曾与那人的羁绊让他并不讨厌庄周。
他初到稷下时,闻说过稷下三贤的名号。唯有一位他很少相见,这人便是庄周。云游梦境,逍遥自在,同蝴蝶一样自由散漫的庄周很少出现在稷下众人的视线中。或许在哪片花海树荫间,能够找到正躺在一只海蓝大鲲上呼呼熟睡的他。正巧的是,一日午后扁鹊在山间采药时见到了那位仙人。虽不如传言中那么玄幻,但一眼望去那青年也的确是贤者模样。有些杂乱的薄荷色散发遮着半边脸依旧看得出那人面容清俊,半眯着眼伏在海蓝大鲲背上,周围环绕着的翩然蝴蝶更为此景平添了几分自然和谐,颇有几分仙界意境。扁鹊大概入了神,也没注意到自己前进了几步,脚下一空连人带背篓一起摔了下去,慌了神的他闭上眼,但是还没喊出声就发现自己似乎停止了下坠。睁眼时,对上了那还残存几丝水汽的金色双瞳,恍得他觉得有些眩目。
“看你这样子,就是他们说的那个小医生吧。怎么这么不小心?”
似乎是因为刚醒来,庄周用略是沙哑低沉的声音说道。抬手随意拿开了夹在扁鹊头上的草叶,不等扁鹊开口又缓缓叙着:“他们都叫你扁鹊,可这不是你的真名吧。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你应该叫做秦缓?”
这番话不禁让扁鹊有些震惊,以至他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复为好,只好断续着回复对方。“唔…嗯。谢谢先生您救了我。”
眼前人眉眼一弯露出了一个同暖阳般的笑容,“不用不用,今日相见也是有缘,如果不介意的话,以后我就私下叫你阿缓吧。”语罢时,那人轻笑。先前环绕着他的蝴蝶便都轻轻落在鲲背上,衬得他更像是位在梦境中自得其乐的贤哲,无拘无束,让人向往,自然而又深切。扁鹊有些惊讶,也有些惊喜于此,没有发现此时自己的脸颊染上了几抹茜色,欣喜地点点头。

秦缓,阿缓。
这个对于自己来说不能再熟悉却又陌生至极的名字第一次让扁鹊感觉到面前的明哲是除了师傅外唯一一个能让自己感到心安与平静的人,也或许是逍遥自由的他,让扁鹊有些向往,从中萌生了的是更近一些的情愫。
但这也只存于回忆之中。
再次相见时,已是扁鹊幸免一死之后的事了。此时的稷下也不比先前的平和,但依旧算是这乱世中的桃源。虽是四处战乱,庄周还是不改常态,流连于山水花木间做他的幻梦。只是此时的扁鹊,还是处于绝望与崩溃。
世上能够让人忘却伤痛的地方,只有梦境。
将扁鹊的意识装入自己制造的梦境对于庄周来说自不是件难事。但心魔不除,扁鹊又该怎么面对现实?
庄周决定自己试一试。
梦境中的世界似乎笼着薄雾,又或是云烟缭绕的仙境,平静美丽。但被装入梦境的扁鹊并没有因静谧的环境而平静下来,无法忘却,也不可能忘却那种伤痛。
庄周此刻只能静默着。他直身坐在鲲上,身边围着映着月光的翩然蝴蝶,轻轻扑打蝶翅的声音似乎都能传入耳中。
扁鹊注意到了他的存在,用略微颤抖的声音向庄周询问。
“……先生,这里…是什么地方?”
“你的梦境。”
“那么……先生又为何会在此出现?”
眼前人轻合双目,长叹一声。身边的银蝶便静静落在了他白皙的手上。
“小医生,我无论何时都是一个无拘无束的载体。”
“我能够到达我想要到达的地方。”
“正因为这般的自由,我才意识到了一点。”
“蝴蝶是我,抑或我就是蝴蝶。”
“如今我出现于你的梦境,缘故想必你自己也明白一二。”
“我虽无让你放下一切的意思,但是我觉得我应该做些什么来帮助你。”
庄周少有地不带着半丝拖沓之意对扁鹊述完这番话后,挥手散去了蝶群。接着跳下大鲲,走到扁鹊面前,环手抱住了这个濒临崩溃的青年。
“我想让你摆脱噩梦,阿缓。”
在庄周的声音在耳边一点点散去后,扁鹊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有些涣散了。一点一点融入了这个由他精心制作的梦境。自己的心境,也一点点平缓了下来。
……
这大概多亏了庄周,从那个梦境中脱身后的扁鹊没有那么的痛苦了。但他也已经回不去了,那个善良的神医扁鹊在这个世间消失了。他,是怪医扁鹊。
扁鹊再一次在某个午后的郊外遇到了庄周,他依旧是伏在那只大鲲上,将头埋在臂间,杂乱的散发在微风中轻曳,不过在这种背景下扁鹊想不到那么美好的形容词,只剩下形单影只。在乱世间这可不是什么安全事。念在先前庄周为自己所做的,扁鹊便跟着这只大鲲。
当然,庄周还是有清醒的时候。在扁鹊不知已默默跟随几个时辰之后,庄周终于在残阳即将坠入深黛山岳间时醒了,薄荷色散发在余晖映衬下熠熠生辉,毫无防备地揉揉眼,接着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方才注意到一旁紧跟良久的扁鹊。然后再用力揉了揉眼睛,盯着用围巾遮去半脸的扁鹊。
“小医生?”
还是和以前一样,睡醒时那带着沙哑与磁性但温柔的声音以及不变的暖人目光。
扁鹊不打算回应,冷冷地丢下一句“现是乱世,先生请保护好自身安全。”后,便转身离开了。
本来算是萍水相逢的二人再次相遇后,扁鹊就甩不掉那只海蓝色大鲲与它的主人了。每每不耐烦地连声责问缘故只换来的是那人真切的担心。扁鹊发现自己似乎是没有办法继续找理由赶走庄周了。
或许扁鹊的内心被冰冷坚硬的外壳所包裹,但是那赤金双目中流露出比日光还要温暖多倍的温度,似乎悄悄地将那个壳融化了。
对于扁鹊自己来说,此时的心生情让他有些迟疑与不安。自己现在能做到的,或许只有极力避开那个家伙。
当然,起的是反作用。甚至发展成为了扁鹊现在得的怪病。
虽然淡蓝色的花和那人一样,看着就会给自己带来了些许平静。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扁鹊发现自己只要在庄周面前,喉中就有莫名的灼烧感。声还未发,就感到花萼刺地喉管越发疼痛,随之掉出的花也从之前的几朵增多了不少。
渐渐的,淡蓝色的小花从能够将扁鹊的手掌铺满变为了能垒起两三层。
三贤并非浪得虚名,庄周心里自然清楚。只是在当下,他也不知如何处理最为妥当。
最后还是露馅了。
花虽小,但多。卡在咽部难免有些窒息感,扁鹊终是无法隐瞒下去了。拉下围巾,仅是微启唇,就有零星的花瓣从中落下。飘落,飘落,落到掌心。
被刺伤的喉管大概沁出了鲜血,让蓝花上也沾染了些许。
真疼啊。
抑制不住了。无论是疼痛和眼泪还是想说的话。
这是他在庄周面前第一次流泪。他也打算说出来,自己想要对他说的话。
张嘴时,花纷纷下落。
“xi…an…she……ng.”
花苞簇拥着,然后一点点绽开。
“w…o……da g…ai……”
花像是不断生长一般,压迫喉部,最终滑出口腔。
“xi……xi hu…an………sha…ng ni……le.”
将最后一个音生硬挤出后,泪滴从扁鹊的眼角渗出,在双颊上各划下了一条弧线。或许因为太久没有对他拼凑出这么多字眼,扁鹊感觉喉部的灼烧感愈发强烈,近乎是炽热的痛。
这番意思,了然于心。
从鲲背上跳下后,和在梦境中一样,庄周上前环抱住了扁鹊。然后向怀里人做出了口型。
……
“我”……“明”……“白”……
“或许我也,喜欢上你了。”
庄周吻去扁鹊脸上缓缓流下的泪滴,伏在他的耳边轻声回应着。
那一定是,最温柔的回答了。




自己槽下……这个子休真能撩妹。